西沟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海上升明帝 > 第556章 城下之盟

第556章 城下之盟(1 / 1)

    鸿胪寺。

    钓鱼台国宾馆内,各国使节各安排一院,各自的随从等则安排在了外城。

    荷兰使者范德朗坐在桌案前,给荷兰东印度公司巴达维亚总部写信,写了半天,纸上也不过写了几行,然后又被他抓起揉成一团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地上, 这样的废纸团已经扔了七八团。

    这封信实在是不好写。

    传奇总督范迪门新病逝,现在巴达维亚也不太平,新总督还没有产生,他之前是奉范迪门的命令率舰队北上增援的,而兵败后在日本给范迪门的报告,得到的回复是允许他视情况放弃台湾,以台湾换取与大明的直接贸易权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范迪门病逝, 新总督还没到,他现在也有些难以下决心,怕负不起这责任,更担心事后被追责。

    先前安汶岛土著大起义,范迪门派兵平定,可事后驻那里的高级商务却在巴达维亚受到审判,被处以终身监禁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范德朗起身开门,来的是揆一,原巴达维亚高级商务,驻日本商务馆长,三十出头的他,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。

    他进来看着一地废纸,扬起手中的酒瓶笑了笑,“就知道你肯定在头痛,特地给你带来了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喝不惯这东方的酒,让人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白酒,是甜酒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西域马奶葡萄酿造的酒,味道甘甜,范德朗喝了两口, 也不由赞叹比朗姆酒好喝,“怪不得咱们一直试图把酒卖到大明来,这些明国商人不肯要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好东西真不少。”揆一举杯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机会,想当年我们北上来到远东,不就是为了与这个富饶的明帝国贸易吗?可是因为那些该死的葡萄牙人的阻挠,我们一直没能成功,为此我们与他们还打了许多仗,结果都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,大明的皇帝居然是个了解海洋,也接受贸易的开明君主,我们为何要错过呢?难道为了那蛮荒的台湾破岛?”

    揆一劝说,“况且,台湾已经守不住了,就算巴达维亚想全力守住台湾,也不可能,等他们派船北上,也还得时间, 没有季风的话,就更慢了。而等他们到了, 一切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台湾现在就剩下热兰遮城,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能犹豫了,否则机会可能就此永远错失,要知道该死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虽然现在也开始内斗了,但他们却是很愿意联手对付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揆一是跟着他一起从巴达维亚北上,先到台湾然后去日本赴任的,但他很清楚,要想稳固这来之不易的馆主地位,先不在于日本,而是在于大明。

    如果台湾失守,而又不能跟大明合作,那么巴达维亚到长崎的这条贸易航线,就会被大明联手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给切断。

    特别是之前荷兰人在日本最大的利润,其实是来自于转口贸易,以台湾为据点,在福建郑氏那里获得中国商品,特别是生丝和茶叶、瓷器,然后转口销往日本,获利巨丰。

    比从巴达维亚运去的香料和蔗糖利润大的多。

    若是航线被切断,他这馆主自然也就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范总督去世了。”范德朗直言。

    范迪门是个传奇的总督,他在巴达维亚,不仅镇压了安汶大起义,也从葡萄牙人手里夺取了锡兰岛的几个殖民点,并把马六甲这个极重要的港口从葡萄牙人手里拿下。

    又把西班牙人从台湾赶走。

    甚至对爪哇等南洋土著,那也是十分强硬,夺取了许多据点。

    甚至他一度都计划要把葡萄牙人占据的澳门攻占。

    有他在,东印度公司十七人董事会,也是对他十分倚重的,可如果他不在了,范德朗却没那个份量,他若决定台湾投降,这事后只怕要被追责。

    揆一直言,“相信我,如果你现在犹豫不决,最终导致贸易这事错过了,最后台湾还被明攻占,你的结果一定会非常惨的,搞不好难逃终身监禁,最起码也得做十年牢。

    “明国皇帝的条件我觉得还可以,一次性开放这么多港口给我们,这等于就是全面放开贸易,以后葡萄牙人再无法垄断明国贸易,我们也根本不需要再找郑氏交易,这得带来多少利润?董事会也会视你为英雄的!”

    范德朗喝了一口酒,“这明国皇帝态度有些太强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这个实力,”揆一直言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让热兰遮投降?”

    “也没别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范德朗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,范德朗便请见鸿胪卿,提出希望能再跟皇帝面谈。结果鸿胪寺卿却直说,现在新年期间,皇帝陛下很忙,没空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义子,御营福建行营提督朱成功将军,新年后即将返回台湾了,等他踏上台湾时,便是对热兰遮最后攻击之日了。”

    范德朗慌了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为此事想要面见陛下,我愿意代表东印度公司,让热兰遮城守军投降,并交出台湾,与大明缔结友好贸易协议!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算吗,能代表东印度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之前已经获得了总督的授权了。”

    鸿胪寺卿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禀报陛下,你等候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宫中。

    皇帝跟朱成功、朱胜利一起喝茶。

    一边喝茶一边听朱成功说攻台之战,虽然在朱以海看来这仗打的有点拖节奏,但对年轻的朱成功来说,这是他头一回真正指挥一方,还把凶悍的荷兰人打的节节败退,所以很自豪。

    这场仗打了很久,但遇到的困难不仅仅是荷兰人,还有郑家的阳奉阴违不配合,也有把福建两广兵马重新整编的困难,他也是一边打一边整合。

    岭南的军队战斗力不强,广西狼兵倒是挺强悍,可纪律很极。

    福建郑氏水师能战,却出工不出力。

    又全得靠三省提供钱粮支援等,可以说朱成功是在跟各方战斗,最后还能整合好各方,还能取得这样的胜利,他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朱胜利在湖广对这些事也深有体会,他很佩服朱成功的成功。

    福建郑氏没搞出哗变什么的来,都已经挺难得了。要知道,朱以海自起兵以来,对福建郑氏,甚至对整个一官党,其实也是不断的在削他们的利益的。

    以前,郑氏垄断了东南对外贸易,跟荷兰人签订协议,甚至出海的商船都得插他们令旗,交令旗费。

    后来郑氏实力越强大后,甚至已经开始在甩开荷兰人了,他们直接往日本运货贸易,抢占了荷兰人很多市场份额,荷兰人以前在台湾主要就是靠转口贸易,日本是他们台湾最重要市场,从郑家那里拿中国丝货等,运到日本交易后赚了银子,又来换郑氏的货。

    结果郑氏直接跟日本人交易,抢点他们份额,还减少了供给他们的丝货等,同时他们回巴达维亚的船,也经常装不满。

    可朱以海崛起,却是又抄了郑氏的底。

    朱以海不仅直接跟朝鲜贸易,也直接跟日本、琉求贸易,甚至主动放开与葡萄牙和西班牙人贸易,荷兰人跟郑氏一起,他们的贸易份额都在迅速萎缩。

    以前大明在漳州开月港对外贸易,郑氏崛起后,已经使的贸易中心转往了厦门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朱以海强势下,外贸港遍地开花,不仅澳门起死回生,而且广州、宁波、

    杭州等港都迅速起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许多货都运去福建厦门,现在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,直接就近港口就能出海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水很深,可绍天皇帝的强势下,连郑芝龙都被迫入朝,步步退让,不让不行,郑芝龙没那个勇气直接跟大明天子对着干。而且,大明天子拿来跟他交换的条件也并不坏。

    打台湾,郑家一直没怎么出力,可他们不出力,也不敢太明显乱来,顶多暗里通报点消息什么的,但也架不住郑成功的卖力,再加上朝廷的全力调度配合,特别是天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这仗成功打的很好,尽显名将大风。”朱以海肯定朱成功的功绩,“荷兰人如今也终于肯降了,这是好事,下一步就是继续开台湾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功你等信风起,带行营搭乘舰队先下广东,围澳门。”

    “围澳门?”朱成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朝廷不是一直跟澳门葡萄牙人关系很好吗?

    “葡萄牙人在澳门呆的时间也够久了,之前他们贿赂广东地方官员,获得了一些不该有的权力,比如澳门建炮台、拥军队,甚至自治,葡萄牙印度总督还给澳门派了总督,他们自己又建了市议会,自设法庭,私拥军队,甚至可以征税,虽说澳门依然是大明所有,可实际上,澳门现在已经有几分国中之国的味道,长久以往,这还得了?”

    朱以海当然也愿意多交几个朋友,但前提是保持该有界线。

    葡萄牙人在澳门,就已经严重越界了。

    “先礼后兵,你带兵过去先围了澳门,然后再来跟他们好好谈,要是他们识趣配合,到时朝廷要接管要塞城堡、炮台、港口、码头这些,还要在那里设衙门、屯兵镇守等,葡萄牙人可以在那里继续居住,但得完全接受我们的管理,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识趣,那就直接出兵收回澳门。”

    “贸易归贸易,但有些事情容不得半点逾越。”

    葡萄牙占据澳门多年,在这里偷偷展,搞起了殖民自治,表面上还受大明香山县管,其实总督都有了,更别说上台有炮台,有私军,他们还有自己的法官法庭甚至税务机关征税等。

    早些年澳门贸易兴盛时,他们仅每年对日本贸易,就能带回来四百多万两银子,而与吕宋马尼拉的贸易,一年也能带回二百多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另外他们还有从澳门到马六甲,经印度果阿到里斯本的航线,有到安南顺化,文莱、安汶等的航线,四大贸易航线,极贸易量是非常惊人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每年却只给大明两万二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朱以海与他们合作后,这点他们也并未改变,跟他们买枪买炮,雇佣佣兵,更是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如今朱以海跟西班牙人、荷兰人谈定贸易条件,也搞定了福建郑氏后,甚至与朝鲜、日本等都取得了直接贸易关系后,自然也就不会再纵着葡萄牙人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葡萄牙人其实也不好过,曾经最早的海上帝国,如今已经全面衰弱。

    几年前,葡萄牙人终于不再由西班牙国王兼任他们的国王了,他们摆脱了西班牙人,但他们的衰弱已经难以挽回,从非洲到印度,再到马六甲、南洋,他们每年都在丢失殖民地,被法国人被英国人被荷兰人抢夺。

    如前两年丢失的马六甲,更是让他们现在澳门到果阿之间的商船,还得交通行保护费,就算交了钱,都还经常有商船被抢。

    因为跟西班牙闹掰了,葡萄牙商人拒绝再认西班牙国王为王,所以马尼拉就断绝了跟澳门葡萄牙人的贸易,这让澳门葡萄牙人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可偏偏之前因为天主教扩张的原因,他们又把重要的贸易伙伴日本得罪了,失去了对日贸易资格,虽然他们后来派人去道歉,可小日本子可不惯他们,直接把他们四个使者杀了,拒不接受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占据澳门,垄断对华贸易。

    可这些年江河日下,荷兰人、西班牙人都封锁袭击他们,日本禁止葡萄牙商人赴日贸易。

    就靠着贿赂大明广东官员,再借助耶稣会在大明上层的传播影响,他们才能抱着大明继续吸血生存。

    朱以海之前派官员找澳门总督谈起现状,提出要收回他们非法获得的这些权力,可葡萄牙人却搞不清现状,居然拒绝大明的要求。

    所以朱以海也就打算直接调朱成功的兵去围澳门。

    好话听不懂,那就来硬的。

    一年五百两地租,加两万二千两的关税,朱以海怎么可能就把澳门送给葡萄牙人?

    做梦吧。

    必须趁眼下机会将他收回,想在大明继续贸易赚钱,那就得按大明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还想在大明的土地上搞殖民地,弄法外治权,想也别想!

最新小说: 梦幻空间 末世之独宠女配 山海传人 空间传送 升维之旅 至尊无赖 至尊兵王 我有一座冒险屋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我必须隐藏实力